小林剪春雨

手机版头摄影@大雄壹

宇宙相遇计划(5)

  钱悦拿出手机,屏幕上映着蒋京雪的脸——这是他梦中出现过两次,非常想揍的脸。他鬼使神差地捏了一下,很软,像微微融化的雪糍冰淇淋。

  

  蒋京雪的几名同事试图和自己唠嗑,但钱悦完全听不懂。他认识的英文不多,最熟悉的是几个潮牌名,还不一定能拼对。

  

  同事A:“*3e^&%$&^.”

  

  钱悦微笑:“Interesting.”

  

  同事B:“¥&%@@¥.”

  

  钱悦挑眉:“Wow!”

  

  同事C:“%#$@#*)).”

  

  钱悦沉思:“Alright……”

  

  在某种意义上,一切问题都能用这三...

{ 2018-10-20 /12 /17 }
 

宇宙相遇计划(4)

  这出狗血剧在第三集换了主角。

  

  台词事件爆出后的第十个小时,#蒋京雪蒋夕儿子#空降热搜榜首,将钱悦的话题远甩身后。营销号们万箭齐发,将这名“神秘观众”扒了个底朝天。

  

  蒋京雪(原姓张),二十八岁,演员。电影作品《碎花裙》入围的NG电影节“回响”单元。其母是影后蒋夕,生父为前C省首富张伟,继父蒋琦也大有来头,是近年炙手可热的名导。

  

  在所有冰冷标签中,众人最关心的不是个人经历,而是家庭背景以及八卦。

  

  大家可是很多年没看到他的消息了。

  

  他的母亲蒋夕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影后,一生成就无数,在影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十四年前,她的丑闻养肥...

{ 2018-10-10 /7 /26 }
 

宇宙相遇计划(3)

  蒋京雪比剧组其他人早到。电影节期间酒店费用水涨船高,幸好公家出钱,不然负资产的他只能和人拼房睡公寓。在酒店取了份场刊,他随意翻了遍就睡过去了,醒来后快晚上八点多,正好能赶上自己期待的那部《互换人生》。

  

  五月的小镇浸泡在星光中,无数艺术奇迹和商业合作诞生于此。棕榈树下,蒋京雪与一对高挑情侣擦肩而过,慢半拍地发觉自己在飞机上看过他俩的片子。

  

  《互换人生》在海滩影厅上演。开播前导演致辞,还开玩笑道:“请大家在星空下许个愿,如果能与人互换人生,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?”

  

  身边人都开始闭眼许愿。蒋京雪喝了口西瓜汁,没许愿。

  

  电影开场十分钟,蒋京雪...

{ 2018-10-06 /3 /29 }
 

宇宙相遇计划(2)


 

  不出十分钟,二人来到一小巷。摩托的汽油味刺鼻,钱悦摘下手套,懒洋洋地在托儿鼻前扇了扇,身后的灯光透过橘色滤光纸,为他镀了层暧昧的亮边。他身着古装倚着机车,不伦不类,仿若穿越时空的侠士。

  

  钱悦取下头盔,露出张英俊而阴鸷的脸,看上去才刚过少年期。他美在骨相,美在皮囊,无可挑剔,令人联想到一根烟——洁白无暇的,刚从盒子被抽出来的香烟。

  

  面对面站着,钱悦比托儿高了不止一个头。

  

  他开口道:“我忘不了雅典娜消失前跟我说的话。”语气跟中学生国旗下讲话差不多。

  

  “她说,我们自己造神,给他们编造一个个幸福故事,以至于到最后他们也开始迎合,相信并沉...

{ 2018-10-04 /14 /69 }
 

宇宙相遇计划(1)

新坑 隔日更or日更

渣演技流量明星痞帅小狼狗攻×毒舌娃娃脸社恐影帝女王受

灵魂互换|欢喜冤家|年下|娱乐圈 没有原型,不现实,自己编的娱乐圈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“欢迎来到ADN星球二号A区,我们很荣幸能邀您参与浸没式戏剧《刺杀雅典娜》体验场。本剧改编自姜满原著同名小说,全长一百五十分钟,无中场休息。”

  

  “体验期间请您遵守本区规定:请全程佩戴头盔和白面具,不可移动顶部GoPro设备;当演员没有向您发起互动时,请勿触碰或攻击演员;...

{ 2018-10-01 /37 /106 }
 

《馥郁》预售
已下架,会有通贩


【预售包含】232P本体含新番外+特典小海报X1
【封面工艺】刚古纸烫浅金 局部磨砂UV 内页80g欧维斯
【可加购周边】锯齿异形模切 局部金沙闪粉工艺 邮票6张 12元/套
邮票只能加购,也可付邮单买。工艺见:http://t.cn/Rsk2Mcq

有一篇短小新番外,希望大家看文愉快!

{ 2018-09-12 /40 /157 }

消失了大半年,分享一下近况。

-《馥郁》即将预售,详情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。

- 新文存稿中,9月20开始连载,这个巨丑的椰树牌配图就是本文的土味宣传。

- 大半年没发表随笔,是因为之前心态情绪不太好,以及我在三次元几个熟人那掉马了,圈子就那么大,很多东西不太方便发出来。目前正在努力解决这俩问题。

{ 2018-07-21 /59 /102 }

馥郁(番外2)贺兰山的十张小纸条

感谢校对:洗洗睡吧校对工作室

一、

吃完海底捞回家,余鱻心血来潮,把当初海底捞送的那两只轻松熊找了出来。

摆弄了会儿,余鱻说:“我感觉它们的眼神有点暗淡。”

我俩吃饱了撑着,给它们的玻璃眼上涂了点眼药水,眼球湿漉漉的,透亮许多——可没一会儿药水干了,玻璃眼居然变成了磨砂质地,灰蒙蒙的。它俩看上去没那么可爱了。

我们举着熊,悲伤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
二、

余鱻出差一周,我好久没见到他。

晚上做了道番茄炖牛腩,我拍了张照发给他:“打几分?”

余鱻:“98.5/100。”

我:“嗯?1.5分扣在哪?”

余鱻:“我吃不到。[企鹅发抖]”

我:“你先点菜吧,我好好练...

{ 2017-12-16 /95 /463 }
 

《馥郁》txt下载

文案

十万字香水拟人文,轻松治愈
冰山闷骚情丝绕婚策师攻×伪高冷风油精婚介老板受。
讲述几段在夏天发生的,有关双向暗恋、相亲和婚礼的故事。

攻在某些情况下,身上的气味会使人眩晕/发qing,但与受有肢体接触时debuff会消除。于是攻和受一起做了些赤♂鸡的事。

txt下载

微盘:http://vdisk.weibo.com/lc/ApdybeltTt1HP2namUx (密码:PZ28)

百度云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slNZff3

在线:长佩论坛/晋江/Lofter

正文校对(不包括番外):青川客

其它:

广播剧授权已出

--...

{ 2017-12-06 /55 /313 }
 

馥郁(番外一)画中人

感谢校对:洗洗睡吧校对工作室

-----

很久以后,当白景在报纸上看到桑阳夏的照片,才发现自己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

他抖了抖报纸:“老婆,我貌似见过这个人。”

陈青文在煮咖啡,好奇地过来瞄了版面一眼:“桑阳夏?看不出来啊,你这个俗人还认识艺术家呢?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他长什么样,这人太低调。”

“不是认识,就是见过一次,那时不知道他是谁。”白景吃了口包子,“他跟他爱人在一起。”

陈青文:“爱人?他有家室吗?好像没听说过。”


大概是多久以前的事白景记不清了。当时他还没追上陈青文,每日拎着包子去公园等她晨跑完一起吃。公园里有个人工湖,他的日常就是坐在湖边长椅上,捂着包

{ 2017-12-05 /82 /339 }
 

馥郁(结局)花样年华

三十五、花样年华


  仪式区在顶楼天台,从这往远处看,城市的灯火如一条条项链,随意置于夜幕的绒盒中。

  婚礼主色调是丁香灰,这是一种掺杂着淡灰的烟紫色,通透柔和。音乐响起,桑阳夏挽着桑玫入场。她笑着将哥哥的手交到谈和煦手里。小马达在一旁摇尾巴。

  其实在婚礼前,谈和煦想象过很多遍今天的first look会是怎么样的。

  他昨晚还做了个梦,梦见一转身看桑阳夏浓妆艳抹,穿了件婚纱,吓得他跌了一跟头。

  谈和煦想了很多,然后真正扭头看到桑阳夏的那瞬,我发现他这时的模样并不陌生——这么多年了,他曾无数次笃定地朝他走来,然后牵起他的手。

  桑阳夏走过来,给他带来了全世界。...

{ 2017-11-29 /70 /163 }
 

馥郁(34)咏叹调

三十四、咏叹调


  两天后,谈和煦和桑阳夏的婚礼钟声终于要敲响了。

  他们很够意思地派了专车接送宾客。下车时司机给了贺兰山一份手绘的婚礼指南,展开第一页,一栋手绘建筑从纸上立起——是份会场地图。后面几页是婚礼流程安排和秀恩爱。

  贺兰山闻到了爱情的酸臭味。

  婚礼会场漂亮别致,白色楼板错落相叠,楼板的悬挑和错位为每层生成了天然的露台。建筑坐落在山上,想必是个看夜景的好地方。宾客在签到处可以领一个袋子,里面包含毯子、拖鞋、驱蚊水等,非常贴心。在现场当督导的余鱻跟他打了下招呼,然后接着忙了。

  仪式开始前,客人们可以按照指南四处逛下。

  来的人并不多,贺兰山估摸着也就二三...

{ 2017-11-27 /13 /55 }
 

馥郁(33)绿信封

三十三、绿信封


  第二天,余鱻抱着个箱子来贺兰山家:“我把重要家当都带过来了,有些事想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说过的,我要对你坦诚一点。”

  听这语气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自首的。贺兰山哭笑不得:“行,你先坐,我去给你拿喝的。”余鱻点头,着手把箱子里的东西整理出来。

  从厨房回来,贺兰山被桌上摊的存折、房产证等重要文件闪瞎了眼。

  余鱻:“这是我名下的几套房产,如果你看中了哪套,那我……”

  “打住,”贺兰手抖了抖,“咱们对‘坦诚’的定义好像不太一样,你拿这些过来不合适吧。”这才是确认交往关系的第二天,走向有点奇怪。

  “要是在古代,你烽火戏诸侯的事情肯定没少干,色令...

{ 2017-11-25 /19 /64 }
 

馥郁(32)夏夜清风

三十二、夏夜清风


  余鱻带他去了朋友开的私人诊所。

  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”了解情况后,医生指了指报告,“你们有过体液交换,之前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”然后跟他们讲了下为什么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之前没医生跟你们提过吗?”

  “好像是提过。”贺兰山回想起来,问诊时医生问过他和余鱻是不是一对。当时他说二人是朋友,医生便没再说什么。之前他好像也在网上看过类似信息,但觉得那跟他们没关系,就没细看。

  医生观察着他们的表情,还挺八卦:“明白了,二位刚确立关系吧,恭喜了。”


  一大困...

{ 2017-11-21 /22 /56 }
 

馥郁(31)蓝调时光

(周二更第32章)

本章开头有辆车,可以去长佩或微博↓

微博ID:我卡你随便刷,私信我关键词:萝卜牛腩    

车在自动回复里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

      俩人乱来了好多次,最后清理时,贺兰山换上自己的衣服,拎着那套被扯得不成样子的晨礼服:“这是租的。”

  余鱻很平静地帮他拉上裤链: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很贵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你知道还这么用力扯它!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他波澜不惊道,“你人是我的,店也是我...

{ 2017-11-18 /18 /63 }
 

馥郁(30)偷吻

三十、偷吻


  等贺兰山开始拍摄,余鱻以“一会有个饭局”为由离开了。那当然只是个托词,余鱻没走,他在二楼隔窗偷看贺兰山。

  刚才听到贺兰山说“好”的那刻,余鱻感觉自己心脏被刀尖刺了一下。这刀并不深,像是持刀人在试探这颗心有多柔软。他疼得厉害,却仍笔直地站在原地等待下一刀。

  持刀人是贺兰山。

  余鱻所隐瞒的东西,最终成为遮住贺兰山双眼的布,让他看不见眼前站的是谁。贺兰山茫然地走过去,手起刀落,轻而易举地戳中余鱻的痛点。

  贺兰山有太多事情不知道了——比如当他们在庭院用餐“做实验”时,贺兰山主动拉住他的手,其实余鱻心跳漏了一拍。

  这是他们第一次牵手。

  余鱻条件反...

{ 2017-11-16 /22 /69 }
 

馥郁(29)清酒微醺

二十九、清酒微醺


  几天后贺兰山感冒了,鼻塞得厉害,走在大街上什么都闻不到。贺兰山去医院一查,发现病因真的是余鱻的气味。

  “之前没这问题是因为你们接触时间不够长,”医生又安慰道,“放宽心,痊愈的案例还是很多的。”

  这些天他常和余鱻打电话。鼻音是藏不住的,贺兰山就解释说:“家里空调开太低,我着凉,不过吃了药感觉好多了。”说完这事,电话那头安静了长达十多秒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  然后他听到余鱻笑了下:“那你要快点好,好了以后来我家打游戏,然后我们去吃好的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贺兰山吸着鼻涕答。

  余鱻又问:“要听我弹吉他吗?”

  “当然要。”

  “好,你等我拿下吉...

{ 2017-11-10 /12 /66 }
 

馥郁(28)镜中倒影

二十八、镜中倒影


  贺兰山百感交集地接过手机,当时他太快撤回,都没来得及仔细看图。原来照片虚得厉害,左下角被手指挡住了,窗外的彩虹更是难以辨认。

  这么丑,余鱻还把它设成屏保。

  “我一开始还不解你为什么要拍扇窗给我。”余鱻,“后来我研究了会,放大再放大,发现外面好像有道彩虹,一猜就知道你是刚睡醒,昏昏沉沉地拍了这张照片,那么糊。”他音质低沉而冰冷,听起来却很温柔。

  “我也明白你为什么要撤回,你最近一直在生气。”

  原来他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  贺兰山:“你旅游回来后一直不对劲,如果是因为那个意外,其实……”

  “不是,是因为匹配测试查出了问题。”提到那个吻,余鱻...

{ 2017-11-05 /21 /68 }
 

馥郁(27)寻找蝴蝶极致

  

二十七、寻找蝴蝶极致


  贺兰山放下手中的虾,犹豫道:“我确实有很多顾虑,所以有些话没敢跟他说。我猜不出他会有什么反应。”

  人在爱的人面前都是自卑的,因为害怕失去,所以不敢伸出手。

  谈和煦开玩笑道:“你们的思维模式还蛮相似的,大脑是同一个厂家生产的吧?”

  “对,我俩一个系列的……‘有话就是不说’系列。”

  贺兰山:“我现在回想起来,其实我年少时曾对许多人有过好感,但是余鱻出现之后,我发现他跟之前所有人都不一样。”

  “他很特别,在他面前连我都变得特别。”

  “所以想想看,我之前对那些人的都不叫暗恋,只有对余鱻的才是。”

  “从前我还敢为心动对象做...

{ 2017-11-01 /20 /68 }
 

馥郁(26)今夜或不再

二十六、今夜或不再


  贺兰山坐在病床旁剥橙子,心有余悸。

  荒谬的一吻结束,余鱻抱着他陡然晕了过去。他今早的心情真是无法用大起大落来形容。幸好医生说他并无大碍,晕倒是由于情绪太过激动,debuff叠加,他自己也被气味影响。

  可为何这回牵手不起作用?

  贺兰山很疑惑,把俩人肢体接触能驱散debuff的事说了。医生波澜不惊道:“这样啊,你们这种情况还蛮特殊的,之前做过测试吗?”

  “我们没想到这一环。”

  “没事,一会抽点血,你和他做个气味匹配检查就知道原因了,结果很快能出来。他醒后没什么不舒服的话,输完液拿结果就可以走。”

  


  余鱻醒来时天色已微微...

{ 2017-10-30 /12 /61 }
 

馥郁(25)初夏沁梨

二十五、初夏沁梨


  在24小时营业的路边餐馆里,谈和煦为这段往事画下一个句号:“他生病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的。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这样。”

  附近一名默默偷听的店员插话道:“抱歉,我听很久了,你们在讨论电视剧剧本吗?”

  三人:“……”

  贺兰山凝视着谈和煦:“所以,到最后你都不打算告诉他真相?”

  “能和哥哥终成眷属,办一场婚礼,应该是他一个愿望吧。”谈和煦说。

  其实贺兰山心里也明白,桑阳夏时日不多了,是否要在最后的日子里打破这虚假的幸福,实在是个艰难的抉择。

  时间不早了,二人与谈和煦道别,余鱻开车送贺兰山回家。

  “你怎么看?”贺兰山问道。

  “婚...

{ 2017-10-25 /26 /62 }
 

馥郁(24)柑橘苦酒

 

二十四、柑橘苦酒


  谈和煦一直以哥哥的身份陪护桑阳夏。既然人在身边,他没再向医生护士询问谈和风的事,不过脾气依然暴躁,心情也阴郁低沉。

  桑阳夏常让他打开窗,说想闻闻外面的味道。

  跟一些电影的情节不一样,他并没提出“你能描绘下今天外面的景色吗?”此类要求,反倒专注于听德云社相声,不谈论有关视觉的一切。谈和煦偶尔带他去医院的花园散步,遇到许多人,听了一些话。

  他的身体慢慢复原,脾气好了一点,对几名探病的朋友态度不错。桑玫提前跟他朋友们说了谈和风的事,因此没露馅。

  不知怎么的,唯独对谈和煦和桑玫凶——对谈和煦最凶。

  谈和煦想,这大概是因为他跟哥哥的冷战还没...

{ 2017-10-23 /16 /60 }
 

馥郁(23)冥府之路

二十三、冥府之路


  这人手速快得不可思议,打起鼓来就像妖怪一样,还特别会吊人胃口,全程下来就像一部精彩纷呈的悬疑电影,勾得人心大起大落,跟着他的节奏呼喊。贺兰山有点尿急,但心想就算是膀胱爆了也要听完这段,太带劲了。

  “好!”掌声雷动。

  鼓手是一名腰细腿长的青年,衣服上的图案挺有个性,而最特别的是——他戴着面具。黑色面具把他面容罩得严严实实。观众闻不到他身上的气味,应该是用药剂掩盖了。

  还挺神秘。


  


  散场后在附近撸了会儿串,贺兰山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Live House卫生间,于是俩人折回去找。观众早散光了,二三职工边收拾东西边闲聊,贺兰山问了几句就找...

{ 2017-10-21 /24 /59 }
 

馥郁(22)晚星

二十二、晚星


  余鱻忙着筹备新婚礼,俩人见面机会变少了。闲暇时贺兰山就在网上搜他名字,还找到了他两年前的视频访谈。

  访谈开头讲了些他的婚礼案例,比如曾有人想在怀托摩的萤火虫洞穴办婚礼,提议被余鱻否定了。那里景色绝美,偶尔也为名人开绿灯,但终究不是个合适的地点——为保护萤火虫,洞穴里不能见光,也需要保持安静。

  后面聊到的话题就比较生活化了,贺兰山密切关心有关恋爱的话题,但余鱻一直打太极。

  在播放亲友对余鱻印象的VCR时,一姑娘意味深长地评价他:“典型直男,钢管直。”

  贺兰山:“……”

  余鱻对此没有否认,只是笑了下。

  直男?直男!

  贺兰山不甘心地打...

{ 2017-10-20 /7 /56 }
 

馥郁(21)浪凡光韵

 

二十一、浪凡光韵


  待场上的路灯骤然亮起,这一拨少年人散得差不多了,剩下两名正收拾包的男香。贺小妹玩累了想回家,贺兰山盯着那俩人,坚持道:“要不坐会吧?就一会。”

  五分钟后,那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了。

  贺兰山:“余鱻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去玩吧。”他偷偷指了指贺小妹,做了个口型,“有我在,没事的。”只要他跟贺小妹有肢体接触,她就不会被余鱻的气味影响。

  “你能让哥搭会不?你哥累了。”

  “……朕准了。”她抱有许多疑问,可一时间什么也问不出口。

  贺兰山顺理成章地将胳膊搭在她肩上。

  “那我去车里拿点东西。”

  借了贺小妹的长板,余鱻转身踢板...

{ 2017-10-18 /20 /67 }
 

馥郁(20)午夜飞行

二十、午夜飞行


  可能是因为双方都散发着“魔头”气质,余鱻和贺小妹处得不错。

  “刚才我们在聊《欢乐树的朋友们》,”趁余鱻去买雪糕,她悄悄附耳跟贺兰山说,“余大哥挺不错的,居然也爱看这种片。”

  贺兰山:“那是什么片子?”

  “纯洁的、健康的、充满真善美的片子。”

  她哥表示半信半疑。

  “嘿嘿嘿,你自己去看呀……”贺小妹笑得阴险,“总之,朕准你们的婚事了。”

  贺兰山小声道:“你同意,我同意,可另一个当事人不同意没用啊。”

  以前余鱻换来换去都是低调的黑色座驾,但今天他开了辆美式肌肉大皮卡来,漂亮迅猛如一头豹子。

  车是男人的情人,这辆皮卡正巧还是自己...

{ 2017-10-16 /6 /57 }
 

馥郁(19)绿野仙踪

十九、绿野仙踪


  “啾!”贺兰山猛打了个喷嚏。

  “贺大哥!贺大哥你怎么了?”

  “大概是这里空调开太劲了。”

  “有人惦记着你吧?”

  “不可能,我吃饭从不赊账。”

  贺兰山正带着表妹逛香水科技馆。

  他小姨拜托他照看下孩子,主要是盯着她写作业。小表妹是花露水,升初二,留着一头如瀑长发,面貌像武侠小说中名门正派的小师妹,文文秀秀。

  早上小姨送她过来就走了。俩人没见过几次面,面面相觑有点尴尬。

  还是小表妹先开的口:“我能在外面叫你贺大哥吗?”

  这么豪气,这是要行走江湖还是咋地。

  “……行啊,贺小妹。”

  “贺大哥,写完作业能带我去科技...

{ 2017-10-14 /6 /52 }
 

馥郁(18)布伦海姆花束

十八、布伦海姆花束


  桑阳夏:“我更想说的是车祸之后的事。我失明了,因为作画困难低迷了一年,我看不见线条,看不见色彩,每次提笔我大脑一片混乱。”

  “我曾以为自己再也不能画画了,直到某一晚,谈和风突然说带我去散心……”

  他将往事娓娓道来。

  


  那是个热得异常的夏夜,谈和风晚饭后突然问他:“我找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,你应该会喜欢,要不要一起去散散心?”

  桑阳夏拒绝了,讥讽道:“有什么好去的?我看得见夜景?”

  “不是看夜景,我想带你体验点别的。”谈和风温和恳切地说。

  “我说不去就是不去。”

  “你要我干什么我都答应你,我的提议你却从不考虑,哪

{ 2017-10-12 /3 /55 }
 

馥郁(17)咖啡玫瑰

十七、咖啡玫瑰


  通过朋友介绍,余鱻接了笔“加急单”。一般高端婚礼筹备时间需要半年左右,即使是普通的也至少要三个月,而这笔单子给出的时间只有一个月。这在婚礼策划中极为少见。

  时间少得可怜,但也是无奈之举。

  客户是一对同性恋人,一支是迪奥桀骜男士香水,另一支是蒂普提克无花果——名画家桑阳夏。

  后者的经历可谓是一个传奇。桑阳夏年纪轻轻便在画坛上大放异彩,三年前他与恋人双遭车祸后双目失明,当年再无作品面世。就在外界深感惋惜时,第二年他转变风格的新作创造了他的新巅峰。

  若故事停留在此便大好不过,可天妒英才,不久前他被确诊绝症,生命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。

  他和恋人...

{ 2017-10-11 /9 /48 }
 

馥郁(16)橘彩星光

十六、橘彩星光

  回到家贺兰山打算泡个澡就去睡。至于之前那件事是覆水难收了,丢人就丢人吧,爱咋咋地。

  他泡澡时拿了台iPad随机放了部《红磨坊》,开头天真单蠢的文青男主说:“The greatest thing you'll ever learn is just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.”

  贺兰山一脸冷漠:“哦。”没看多久就睡了过去。

  他醒来后已是凌晨两点。洗澡水凉透了,iPad屏幕上漆黑一片。他没看到电影结尾,但众所周知《红磨坊》是个悲剧。

  半梦半醒间,贺兰山套了条裤子去阳台锁门,忽被一阵风的味道吸引了。它让人想到秋日午后一条...

{ 2017-10-10 /20 /61 }
 
1 2 3 4 5

© 小林剪春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